新聞熱線:029-89370002

當前位置: 首頁 >> 評論 >> 正文
十三屆全國美展:噴繪式的新工筆照片畫是中國畫嗎?
2019年10月09日 14:05 來源:文化藝術網-文化藝術報 作者:釋一塵
備受矚目的“第十三屆全國美展中國畫作品展”在經過了長達5年之久的等待之后,于9月24日在山東濟南開始展出。對于眾多參與者而言,其翹首多年的獎項角逐終塵埃落定,可謂是幾家哭泣幾家歡笑。

備受矚目的“第十三屆全國美展中國畫作品展”在經過了長達5年之久的等待之后,于9月24日在山東濟南開始展出。對于眾多參與者而言,其翹首多年的獎項角逐終塵埃落定,可謂是幾家哭泣幾家歡笑。

而全國美展存在的意義,本身就是對藝術從業者意識形態的一種考驗,一次檢閱。它像一個煉丹爐,煉出了仙丹,當然好。煉出了別的什么怪物,也隨它去。

從入選的中國畫作品來看,大部分作者缺乏對于生活的深入思考,因此許多作品在題材和構圖上都出現了千人一面的現象,“跟風”現象嚴重。此外,一些年輕的畫家對于中國畫的本體語言缺乏深入的思考和理解,缺少畫家自己的觀察,許多作品畫得像照片,甚至直接臨摹照片,這種照片畫我將其稱為“噴繪式的新工筆”,這也是這個時代中國畫展覽的新特色;小寫意少有;大寫意少得可憐。

主題性人物畫:少情節,少戲份,少故事,少內涵,少情感,少思考。缺少主題已成為當代人物畫的總體現象。一句話,缺少深刻的生活體驗和生命感悟。沒有身臨其境的訴說,沒有同甘共苦的旁白,沒有真誠的贊美和入骨的批判,也沒在冷漠的描述中產生的巨大震撼。“拼盤形式”不在少數;“屏條形式”暢行其道;“裝飾之風”大為流行。技法日漸精致,思想愈見空虛;眼中愈見精細,修養愈見減低;工筆依靠照片,寫意已經喪失;精神愈見平乏,風骨愈見凄迷。

國畫成為照片的傀儡,國畫成為油畫的追隨,國畫和漆畫、版畫、卡通打成一片,很少見到純粹的國畫影子、精神感染力更是無從談起……看著這些作品,讓我不由得想起近代大師:吳昌碩、傅抱石、石魯……

這真是一個沒有力作的年代!

藝術的源泉已經枯竭,沒有生活的底氣,筆墨不敢同前輩血戰,思想不愿向賢哲學習,意境不敢同高士看齊,博大的人文情懷沒有,悲憫的史觀沒有,連對普通人高尚品質的尊敬也沒有,畫面有的只是形式感和西方藝術的基本造型能力。我真想問:“中國畫——你的出路在哪里?”

中國畫區別于世界上繪畫的一個重要特征就是筆墨,將筆墨運用得精彩,從而展示人類精英的一種素質,一種情懷,這是中國氣質,也叫“精英氣質”。可是,美展畫中沒有這種氣質。書卷氣,畫中也沒有。沒有了這些,那就只剩下脂粉氣、商品氣。當國畫只剩下這些氣質的時候,我不禁要問;“中國畫——你的魅力究竟在哪里?”古人云:“為學日增,為道日損。”而我們今天卻是:“為技日繁,為藝日淺。”真是舍本逐末之舉!

正視繪畫本體,構圖不夠嚴謹,少氣勢,乏韻味,題款與畫風不合,背景與人物不合,情感與立意不合之現狀比比皆是。不讀書,乏修養,已成為當代繪畫之“偉大景觀”。情不真,道不明,價值取向模糊,在繪畫中看到的是一個沒有靈魂的時代。不見宗教情懷,不見圣哲思想,不見文人風骨,說明了中國主流美術展覽的狹隘心胸和視野。

中國的山水畫,表層應當是山水本身之美,深層應當是隱者精神、博大精神,不應該是照片風景式的退化。看山水應當有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有山外青山樓外樓的韻致。中國的花鳥應當是自然的謳歌、詩意的吟誦、人格的象征,而不應該是動植物的高清圖片。中國的人物,應當是各行各業得意失意的亮相,時代精英步入國際舞臺的意氣風發,不應該是擺個姿勢的數碼拍照;應該是對人類的生存狀況的關注,對民族使命感的擔當,不應該是虛假的粉飾。

進入深層評價,或許更為無奈!總體看來是繁瑣的細節代替了詩意的簡練,技術的追求取代了意境的開拓,場景的組合抹殺了主題的深刻,脂粉的表現淡化了剛性和力度,小技的炫耀替代了大道的表述,淺薄和甜美抽空了深刻的思想。空幻的調子蒼白了豐富的內涵。少擔當,少責任,少使命感,少憂患意識,少勇猛精進的精神,少天才式的狂放和雄氣,一切都流于了“圖像”。文學高貴精神、歷史精英精神少了,空了……對真善美的表現是如此之膚淺,對假丑惡的批判一概忽略,對真善美假丑惡共存的現象只字不提,這的確不是美術的精神。缺失傳統文化修養、民族元素、民族精神,只向照相機學習,這是一個什么樣的繪畫時代!

看后,感覺雜亂。既不是主題性展覽,也不是純粹的學術展覽:既不是社會眾生的百相圖,也不是各行精英的雅集圖。很少有人站在學術的制高點上,更不是學術探索展。基于以上的種種原因,十三屆美展所入選并展出的中國畫作品確實無法代表當前國畫最高水平。

從主題上來看,既不同于五六十年代,政治壓倒一切的鮮明,也不同于七八十年代理想、憧憬、圣潔以及對西方現代藝術的大膽取法和包容,更不同于九十年代和世紀之初的前十年對傳統文化的回歸。難道當下藝術的特征是對數碼時代和網絡時代高清圖像的認真抄襲?這似乎太淺薄了!如果照此下去,中國畫前景不容樂觀,并且存在許多未來的隱患。

畫照片將會成為主流,畫家對廣告的設計與噴繪技術的關注與學習將會空前活躍,對照片依戀會更深以至于離不開照片,失去了畫家直接面對自然和人的勇氣,從而更加缺乏生機。

對寫意畫而言,畫家將會將中國的寫意精神拋擲腦后,中國畫將由曾經的“全盤西化”轉化為“全盤照片化”。這簡直就是藝術的墮落,前輩和西畫拉開距離的百年努力,取得的成果將會付諸東流。

對學術而言,學術精神不再,學術尊嚴不再,學術探索之畫界精英將會更加稀少,大師不再的這個時代,將會成為現實。畫家的情感走向麻木。沒有情感,藝術將是木乃伊。

在思想方面,思想將會僵化,畫家的作品只能是匠人的制作。讀書的畫家將會更少,文化白癡和技術匠人將會在這個時代瘋狂流行。畫家應當是時代精神的闖將,如果不能進入精神層面的話,后人將會對這個時代的畫家嗤之以鼻。

對中國畫市場而言,這種評獎機制將會起到一種錯誤的引導,收藏者手中的照片畫會更多,而藝術品會極少。

對青年人而言,青年人將會更加功利,也將失去對中國畫筆墨精神的敬畏,向獲獎者模仿的情況將會泛濫。

對美展本身的發展而言,下屆美展模仿之作將會重復粘貼,藝術將會走向死亡之谷。

編輯:龐阿倩
  • 微信
  • 微博
  • 電子報
簡介:

《文化藝術報》前身創刊于1958年1月,陜西省文化局、陜西省文化廳主管主辦。2000年底,劃歸陜西人民出版社有限責任公司主管、主辦,省內極具權威性、影響力的省級文化藝術行業綜合資訊周報。2019年起每周一、三、五出版。主要面向文化藝術界專業人群,政界、學界、企業界文化人群及都市人群。報紙傾力傳播陜西及西北地區優秀文化,及時反映文化藝術界熱點信息。主要欄目:要聞、資訊、高端訪談、深度、文史、書畫、非遺、演藝、群眾文化、收藏、 副刊、閱讀、作文、攝影。隨機欄目可隨文而設。

報社地址:710016  西安未央路169號銀池品智天下B座2單元9層 (地鐵2號線鳳城五路D出口北200米)

《文化藝術報》編輯部郵箱: [email protected]  熱線電話:029-89370002

郵局征訂代號:51-20  

主管主辦:陜西人民出版社 版權所有:文化藝術報 聯系[email protected] 電話:029-89370002 法律顧問:陜西許小平律師事務所律師 徐曉云 劉昕雨
地址:西安未央路169號銀池品智天下B座2單元9層 陜ICP備16011134號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網站統計

2019线下娱乐注册跳槽金